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文荟频道> 专题专栏> 杨建平 > 正文

我爱我妻三十年

来源:光明网2020-08-21 15:1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三十年前的今天,阳光也是这么灿烂。一大清早,迎着冬日的朝阳,我随着迎亲队伍,骑着自行车,去迎娶我的新娘子。

  而今天一大早,我和妻子迎着朝阳赶往飞机场,要去英国筹备女儿的婚礼,嫁出自己的姑娘。

  本来在之前,我和妻子曾说过,要隆重纪念一下我们的三十年。

  但无巧不成书,我们只能用高空飞行来纪念我们的三十年。

  当飞机从跑道上腾空而起,我们牵手闭目享受飞腾的感觉时,三十年的夫妻情如电流在我们的双手间来回传递,往事亦如礼花绽放在记忆的夜空。

  我记得那天迎亲时,我穿的是咖啡色的克罗丁布料的夹克衫,里面是姑姑给编织的毛衣,下身穿的是豆青色的化纤裤子,脚上穿的黑色合成革皮鞋。当天骑的自行车是小姨家的新自行车。

  一路鞭炮放着到她家,吃酒席,等她换衣服,再响鞭炮,起身出阁。她当天穿的是刚刚时兴的套装,还烫了头发。她还不会骑自行车,是她的本家哥哥驮着来到我们家。

  围观的村里乡亲都说她长得俊,面若银盆,身材丰满,不像我,稀瘦嘣干。

  那时我们家正是困难时期,上有老奶、爷爷、奶奶,三个老人;下有我们弟兄三个上学的孩子,全家就只靠父亲那点教书的工资养活。

  所以,家里为我结婚做了新桌子、新柜子、新床后,就已经山穷水尽。只好借了亲戚家的两个箱子,摆在屋子里,充门面,凑齐家具。把新娘子娶回家,就得把箱子还回人家。我们的新房,也就是老家的土窑洞,再抹一把新泥而已。

  新婚之夜,我对妻子说,很抱歉!但妻子对我这个穷家和寒酸的婚礼以及借别人箱子“糊笼事”毫不在乎。她说,我们只要有两只手,就能过好自己的日子。

  我拿起她的手仔细端详,尖尖的手指,肉乎乎的手掌,手背上的指关节处,都有一个小小的肉坑。手指缝细密。她说俗语讲:尖指能、细指巧。我这个手指尖,是能手。我这个手缝细,聚财。

  当时我也只当是戏语。谁知,三十年的婚姻生活验证了这些话。

  那时,我刚刚大学毕业到一个贫困县里锻炼。她在一所郊区的中学当教师。她已是全市小有名气的化学教师,她的学生在全市竞赛中夺魁,她也在教材教法的全市教师统考中名列前茅。我却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憨娃子,被组织安排到贫困县里锻炼。

  结婚不久,我瘫痪在床多年的爷爷去世。埋葬完爷爷的第四天,老奶奶(曾祖母)又过世。哥哥和我结婚已经欠了债务,再加上埋葬两位老人,家里已经债台高筑。

  为了偿还家里的欠债,父亲给我和哥哥规定:每月的工资60%交家里,剩余40%自己留用。

  我每月工资上交后只剩下24元自用,妻子那时的工资也不多。分居两地,生活成本又高。只有精打细算才能过日子。妻子从小遗传,不吃肉,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她一概不吃。本来还吃鸡蛋,不料一次吃了暖瓶里的水冲的鸡蛋茶,伤了脾胃,再也不能吃鸡蛋了。只吃蔬菜和粮食、水果。

  妻子出身农家,在家又是老大,两个妹妹,三个弟弟。从小什么农活、家务活都学得早、干得好。结婚后,她周末回家陪妈妈下地干活,锄豆子、锄玉米,妈妈惊奇地告诉我,只知道她教书好,不知道她干农活也是一把好手,锄头在她手里得心应手,间苗、除草、追肥、补堆,都很娴熟!

  在学校,她在校园的空地上开垦出一片菜地,种下黄瓜、茄子、西红柿、蒜苗、豆角等,节约开支,丰富生活。怀孕时,她也坚持自己种菜、收菜。结果在一次收菜劳作后的晚上,妻子小产大出血。等我从外地赶回来时,她已经做完清宫手术,躺在病床上。看见我,她苦笑着责怪自己没本事,把孩子弄丢了。

  妻子做饭是典型的家常菜,尤其是蒸馒头、擀面条、包饺子手艺儿很高,尤其擅长粗粮细做。有同事在我家吃过面条和饺子,直夸妻子的厨艺高超。

  妻子不吃肉,不吃鸡蛋,但却忍受腥荤膻油,为我和女儿做各类肉食海鲜。她不能尝味道,就全靠鼻子闻一闻,掌握香辣酸甜,居然做得味道鲜美,专业厨师的水平。在LY时,我们住在四合院里,五家人共用一个水龙头,邻居们看她洗带鱼、炸带鱼,鱼腥味熏得她直皱眉,就说:自己不吃、闻不了味道,还又是买、又是洗、又是做,真是岂有此理!

  三十年,我几乎没有做过饭,总是吃现成的。她把饭端上桌,我在看书或者看电视,她就半嗔半讽地说:老太爷,开始吃饭吧。

  一次,她把菜炖在炉火上出去和同事说事,我发现菜要焦糊,急忙跑出去喊她回家,说菜快糊了。她生气地说,你把锅端下来不就结了,这么笨!回家一看,菜真的焦糊了。我很后悔自己这么笨,但嘴上还赖她没有交代。

  妻子从来不涂脂抹粉,总是素面朝天。朋友或者亲戚送她的美容护肤品,她也不用。穿衣服也是自己动手缝缝补补,干净得体,朴朴素素,很少去买时装。

  结婚时借别人的箱子还人家后,妻子好长时间都是用从供销社要来的纸箱子放衣服和杂物。

  1983年的五一节,妻子到我工作的乡镇政府探望我,家里偏偏就遭了贼偷。那几个纸箱子里装的几件结婚时买的衣服,也被毛贼席卷而去。我们赶回去看着家里一片狼藉,心里恼怒不已。邻居和亲友也骂道:贼不长眼,怎么就偏要偷穷人。妻子缓了缓气,拿起煤炉上的锅,说:锅还在就行,锅在就有饭吃,有饭吃日子就还能过下去。说罢就自顾自的做饭去了。

  1985年,我们一家结束两地生活在LY市团聚,搬家时,单位的同事摩拳擦掌来了一大拨儿,可是我们所有的家当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大柜子、两个小柜子、一张床,许多同事还没有上手,就没事可做了。他们就挖苦我,你就这点家当,怎么结的婚?怎么就把老婆给骗回去啦?

  我曾经自嘲地对同事和朋友讲,别人家的钱是靠“挣”出来,我们家的钱是靠“省”出来。

  婚后,我的所有穿戴,从头到脚都由妻子打理。

  毛衣都是她一针一针编织,花色样式各个不同,有鸡心领、方口领、一字领、高领、半高领;有水波纹、菱形纹、席子纹、碎格子等花纹图案。

  鞋子,都是她一针一线纳底子、缝帮子做成,有松紧口的单鞋,有带气眼的棉鞋,还有一种气眼鞋带在鞋脸中间装饰的鞋,很时兴,我们还给它起个外号叫“猪脸鞋”。

  我的棉袄,是她用蚕丝棉做内套缝制的传统式样,套上中山装外套,就是正装,脱下外套,棉袄就是一个中式便装。那时的同事开玩笑说我穿着外套是个学生,脱下外套像个商人。

  我第一套西装,也是她照着书上的样子手工制作。银灰色的麻质料子,我曾经很得意这件西装,曾经穿着它在牡丹花下留下青春的青涩和笨拙的时髦。

  我们家第一个购买的大件用具便是缝纫机,妻子爱若珍宝,用它给我和女儿缝制了不知多少衣服。如今,三十年了,几次搬家,原来的家具丢弃得所剩无几,但那台缝纫机却一直保存着。因为它是妻子的爱物,也是我们家的功臣。

  家境慢慢好转后,我们也上街买衣服,但往往是出发前说好给她买衣服,但转来转去,她没有买,倒是给我买了一堆衣服。给她买时,她总嫌衣服价不廉、物不美,我说买了吧,她说你不懂,别乱插言。看见我合适的衣服,她就说买就买,不容我辩论。还是那句老话:你不懂,别乱插言!

  有一年,她获得年终奖金60元。她自己一分没花,却给我买了一件呢子中山装。那件奢侈的呢子衣服,是我人生第一次的豪华行头。一位我们共同的老师,看见我的呢子衣服,说我,你看你过去穿的啥?你再看看你跟着媳妇穿的啥?你就烧高香吧,你!

  1996年冬天,羊毛绒衣服刚开始流行,人称软黄金,贵得很。妻子毅然给我买了一件铁锈红色的羊毛绒短大衣,花费一千多元,而她自己却买了一件二百多元的羊毛外套。朋友和同事都说,你们家这事咋都是反着来的?

  女儿说,爸爸你看你那衣服柜子,打开一看,就跟干洗店似的,我妈的衣服柜子打开看,也就是“三毛流浪记”。

  妻子的侄女孔尼琪娃,自小在日本长大,回国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她很纳闷地问我们:为什么这些柜子里都是大姑父的衣服,怎么没有大姑的衣服呢?

  我出差、出国机会多,但她不让我给她买衣服,总说我不懂,买不好,乱花钱。1991年她生日,我特地拉着一位和她身材接近的女同事一起,帮我试衣服、当参谋,给妻子买了一身三件套的裙子。这是我第一次擅自作主,给她买的衣服,妻子很满意,穿了好多年,都不舍得淘汰。后来,我还给她买过一身连衣裙、她也是穿了好多年。还有一件咖啡色连衣裙配乳白色外套的衣服,也是我出差时带给她的,已经十年了,她如今还当礼服在穿。

  早年间,家里没有洗衣机,不管寒冬还是酷暑,三口人的衣服都是妻子那双手在洗。衣服她总是随换随洗,不愿意看到家里有脏衣服。后来,家里有洗衣机,衣服她也是随换随洗,不赞成积攒下来用洗衣机洗。只有大件的被罩床单之类,她才用洗衣机去洗。劝她别再手洗衣服,她说,没几件衣服,搓两把,就干净了。

  1983年,我们有了宝贝女儿,我们还是分居两地,妻子的日子更苦了。我的工资上交还债后,已无法给家里。经济紧张不说,关键是孩子没人照看。除了岳母照看外,她只有在亲戚中临时求人来看护。有时亲戚实在没有人来,她就按课表的时间控制孩子的睡觉时间,让她刚好在上课前休息,一节课45分钟,孩子就一个人躺床上睡觉。下课后,妻子飞奔往家里跑,生怕孩子早醒来,摔下床。

  尽管这么多招数,但也有不灵的时候。一次眼看要上课了,但女儿一点困意也没有,倍儿精神。喂奶、唱催眠曲,都不灵。上课铃声响了,孩子还没法安置。情急之下,妻子想起女儿喜欢玩水,就弄一小盆水,再弄一块花手帕放到水盆里,让女儿在教室的门口玩水,她在讲台上讲课,教室门开着,她可以看见女儿,女儿也可以看见她。各自忙着各自的,相安无事。一节课终于上完了,妻子赶快去照看女儿。当她拉女儿站起时,女儿的小腿已经蹲的麻木无法站起。再看,两只小手在水里已经泡的起皱了。

  1985年,我和妻子一起到一家报社工作,我们一家终于结束了分居生活。但我还是出差多,照看孩子很少。女儿上幼儿园几乎都是妻子接送。

  一次我出差回来,女儿告诉我,下雪,路上滑,妈妈怕我滑倒摔跤,就背着我往幼儿园去,上坡时,妈妈也滑的不行,妈妈就用手趴到地上走,像个小狗娃似的。

  还有一次,我出差回来,女儿一个人坐在家里的藤椅子上看书,小脸蛋上贴着膏药。我问她怎么啦?她就说:我脸蛋肿疼,发烧,我妈妈带我去找医生,先坐公共汽车,又倒电车,到西关下车,又走一段,看见个老爷爷,我妈妈给人家叫声“老伯”,问医生地址,人家告诉我妈妈怎么走,才找到医生家,医生给我贴的膏药。

  女儿渐渐长大,上学了。妻子做过十年教师,很会培养教育孩子,循循善诱,耐心细致。检查作业,开家长会,升学考试,一切事物都是妻子在操持。女儿受妻子感染,从小勤奋好学,努力自立,小学、中学、大学、出国留学读博士,一路都是靠自己闯荡,很少依靠我们。

  女儿博士答辩之前,妻子担心孩子身体,就请假前往英国,陪伴孩子。语言不通的妻子就那样上街买菜,回家做饭,有时还去赶集,从当地农民手里购买便宜的土特产品。

  妻子本来也是聪明好学之人,但为了我们这个家,放弃了很多学习机会。有时她也常常感叹自己一辈子不学无术,心有不甘。但看到我和女儿的成功,她也就甘做了绿叶。

  五

  妻子嫁我后,就是我在哪里工作,她就随着调动到哪里,多次搬家,多次改换工作,自己的爱好、工作、特长,都无法兼顾。本是优秀的教师,为了我放弃了教师岗位,去报社工作,从校对干起,吃苦不说,还经常上夜班。好容易熬成老报人了,又随我到北京,从事陌生的影视工作。她自嘲自己一无所长,变成混混啦。

  2001年,我参加全国公选考试来北京工作。接手的是一个严重亏损的单位。这样的大跨度跳槽,压力和风险都很大。我征求妻子意见时,她说:你只管去吧,大不了干砸了,我娘儿俩养活你,没什么可怕的!

  2003年,她弟弟在日本,媳妇要生孩子。因为是高龄,家人担心。妻子自报奋勇,前往日本,产前产后伺候弟弟媳妇100天。还没来得及欣赏日本的大好风光,我们朋友的女儿在上海的中学里从高低床上摔下,脚丫子骨折,急需得力人员照顾,妻子又从日本十万火急地赶回上海,和朋友的女儿同住一起,照顾穿衣、喂饭、洗澡、上厕所,又是40天。

  去年,我母亲突发脑梗阻,妻子又飞回老家,在医院伺候母亲。为了唤醒昏迷的母亲,她特意从手机下载母亲熟悉的歌曲,唱给母亲听,后来连护士也学会唱歌给母亲听。同病房的人一直以为妻子是我母亲的闺女。当得知是儿媳妇时,都很惊诧。

  三十年里,亲戚朋友,谁家有急难险重任务,妻子都冲在前。女儿说,我妈妈是消防队员,哪里起火哪里去。

  过去的一个老邻居,不幸身患癌症,思想很悲观,找我们拜托照顾他儿子,有点交待后事的意思。不成想,妻子一改过去的热情和客气,直言:你这是逃避责任!你作为父亲,是孩子的靠山,家庭的脊梁。你的儿子让别人照管,你的责任呢?癌症也不是都会立马死人,为了你的责任,你必须坚强的活下去!你的责任无人能替代。

  直言的批评后,妻子又语重心长地帮他梳理家庭事务,安排医疗和康复。如今十几年过去,那位邻居身体依然健康,家庭也很幸福。几次见我,就说你妻子真正的女中豪杰,当年要不是她那一番话,我和我们家不会是今天这个样。

  在家里,我从不管钱,花钱时只管伸手要。妻子嗔怪我:你单位多少钱你一清二楚,咱家多少钱你一塌糊涂。

  1981年到1986年,我们是极端困苦阶段。家无隔夜的粮,手无暖热的钱。不知内情的同事和朋友,曾不解地在背后说妻子,他们也是两个人都有工作、有工资,怎么她就把日子过成那样?妻子听到后,心里很是苦涩了一阵。

  1987年以后,我们家还清了债务。父亲正式宣布,不要我们再往家交钱了。1989年的春节前,忽然妻子给我说,你老帮助别人弄彩电票,你也跟咱家弄个彩电票,今年过年咱也买个彩电看看。我当时知道家里很穷,就以为她开玩笑,说她瞎吹牛,咱家哪有钱买彩电?她笑着说,你只管弄票,钱我给你弄。看她当真,我很吃惊地问她,咱家真的有钱买彩电?她笑着点头。我真没有想到,我们家这个苦日子,她是怎样操持的,竟然还能积攒下一个彩电的钱。我喜滋滋地找关系弄来一张彩电票,买回一台日本进口的14吋彩电。那年的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围着彩电看春节晚会,吃饺子,女儿说,我妈妈是机器猫,总会变戏法一样给我们一惊。那年的“年味”使我终生难忘。

  2005年,妻子让我侦察楼盘,在北京买一套房子。我根本不知道我们家有多少钱,能否买得起。她还是老话:你只管选房子,钱我来筹措。

  选定楼盘后,我说买个两居室的就够用了,咱没有钱。妻子说,要买三居室的,要有余地,房价上涨期,也是经济增长期,我们加点杠杆,不会有风险。后来,妻子出面借了钱,买了三居室的房子。房子买后不久,房价翻跟斗似地往上窜。女儿说,看来咱家我妈擅长作决策,我们俩以后就抓好执行吧。

  三十年的岁月,我们很少花前月下的浪漫,都是在油盐酱醋茶的人间烟火中度过。妻子那“面若银盆”已不复存在,圆脸变成了瘦长脸。她那双当年自夸“尖指能”的胖手,如今已是满手“骨感”,而且老年斑也过早地爬上她的手背。

  我有时问妻子嫁我后悔不?她说,“前世欠你三江泪,痴情还债到白头。”

  女儿说,妈妈“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

  我说,“在娘家青枝绿叶,到婆家面黄肌瘦,不提起倒也罢了,一提起泪洒江河”……

  飞机还在万米高空飞行。

  妻子已轻轻入睡。

  她那瘦弱的小手仍轻轻地牵着我的手。

  苏芮那首老歌《牵手》,好似天籁之音,倾泻到我的心里——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

  (写于2011年冬)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全国政协举行新年茶话会

  • 坚守岗位过元旦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当日是新年第一天,上海地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坚守岗位,在凌晨对列车车厢进行清洗和消毒,为乘客营造安全、整洁的乘车环境。新华社发(吴勇兵 摄)  2021年1月1日,湖南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十里画廊观光电车工作人员廖少波(左)、王坤习安在检查电车钢轨。
2021-01-02 10:52
拼版照片:上图为2020年2月8日,护士长孙纯(中)在武汉雷神山医院走廊给护士分配任务,准备迎接转运患者;下图为2021年1月1日,护士长孙纯在武汉第一医院ICU配药。2021年元旦,李敏坚守岗位,担当上海虹桥站始发、经停汉口的G1716次列车值乘任务。
2021-01-02 10:46
这是2021年1月1日拍摄的施工中的海口国际免税城项目免税商业中心(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蒲晓旭 摄  2021年1月1日,工人在海口国际免税城项目免税商业中心工地施工。新华社记者 蒲晓旭 摄  2021年1月1日,工人在海口国际免税城项目免税商业中心工地施工。
2021-01-02 10:43
2020年10月4日,一列动车行经贵广高铁三江侗族自治县同乐苗族乡同乐村路段(无人机照片)。
2021-01-02 10:19
12月31日,不少游客来到哈尔滨冰雪大世界游玩,在美丽梦幻的“冰雪世界”中度过2020年最后一天。
2021-01-01 11:21
当日,全国各地的人们用自己的方式告别2020年,迎接2021年的到来。新华社记者 陈飞 摄  12月31日,年轻人在上海新天地的新年倒计时活动上。当日,全国各地的人们用自己的方式告别2020年,迎接2021年的到来。
2021-01-01 11:00
2020年12月31日,游客在海南三亚南山景区举行的撞钟祈福迎新年活动上撞钟祈福。新华社记者 赵颖全 摄  2021年1月1日,游客在海南三亚南山景区举行的撞钟祈福迎新年活动上撞钟祈福。
2021-01-01 10:49
1月1日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升国旗仪式。新华社记者 任超 摄  1月1日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升国旗仪式。新华社记者 任超 摄  1月1日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升国旗仪式。
2021-01-01 09:16
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12月23日,某色苏不惹和同伴在悬崖村修民宿(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12月23日,某色苏不惹(右一)和同伴背着修民宿的建材往村里走(无人机照片)。
2020-12-31 10:37
12月30日,在也门亚丁,政府军士兵在爆炸后封锁了亚丁国际机场的入口。新华社发(穆拉德·阿卜杜摄)  12月30日,在也门亚丁,政府军士兵在爆炸后封锁了亚丁国际机场的入口。新华社发(穆拉德·阿卜杜摄)  12月30日,在也门亚丁,政府军士兵在爆炸后封锁了亚丁国际机场的入口。
2020-12-31 09:31
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
2020-12-31 09:30
12月30日,在湖北省宣恩县万寨乡伍家台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小区一食品加工厂,搬迁农民在制作糍粑。12月30日,在湖北省宣恩县万寨乡伍家台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小区一食品加工厂,搬迁农民在制作糍粑。
2020-12-31 09:28
12月30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右)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左)出席签署仪式。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30日代表欧盟,在布鲁塞尔签署了日前与英国就未来关系达成的协议。
2020-12-31 09:08
在黑龙江省漠河市,快递员吕慧在搬运快递包裹(12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黄腾 摄  在黑龙江省漠河市,快递员吕慧骑着电动三轮车派送快递(12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黄腾 摄  在黑龙江省漠河市,快递员吕慧在打包快递(12月29日摄)。
2020-12-31 09:07
当日,由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馆与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共同主办的“祈福纳祥 趋吉避疫——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滑县木版年画保护成果展”在北京恭王府开幕。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12月30日,滑县木版年画艺人韩丙赟(右)向一位大平调演员展示技艺。
2020-12-31 09:06
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当日,武汉市雪后放晴,东湖景色美丽如画。
2020-12-31 09:05
12月29日,受入冬最强寒潮影响,江苏南京迎来降雪天气。国网南京供电公司迅速启动应急响应预案,组织工作人员对输电线路开展巡视,排查线路积雪、覆冰、树障等情况,保障全市电网安全稳定运行。
2020-12-31 09:05
12月29日,参加第19届中国长春净月潭瓦萨国际越野滑雪赛的选手从起点出发(无人机照片)。启动仪式现场同时举行了第19届中国长春净月潭瓦萨国际越野滑雪赛暨全国大众越野滑雪赛等多项赛事活动,全面展示冰雪运动的激情与魅力。
2020-12-30 10:25
12月29日,上海迎来较强寒潮天气。上海民政联合公安、城管和卫健等多部门联合行动,开展“寒冬送温暖”专项救助工作,为自愿前往救助点的人员提供休息处、饮食和保暖衣物。
2020-12-30 10:03
加载更多
久草在线福利资源站_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 大香蕉_激情五月_热码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